關於部落格
  • 74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8/1更新】CWT28暑假場新刊 蛇栗同人 與你同行-On Our Ways【預定截止囉】


漫畫試閱
《與你同行》圖-Saikin(原著-止水)

P3


P4


P6
(未完待續


小說試閱
《The Days》文-止水

  抵達京都的時候是星期五,約莫下午兩點剛過,便算是他們「4×4」合輯發售慶功之旅的開始。
從車站的大玻璃窗往外望去,冬日的天空略帶陰沉,卻顯得深廣而極富詩意。

  來時路上,從東京發車的新幹線上四人都沒什麼說話,卻不是那種無話可說的沉默。反倒像是為
了接下來的行程保留體力那樣,以各自的方式休息著。
  clear剛開始沒什麼睡意,只是靜靜的望著窗外,直到蛇足戴著耳機的頭輕靠上他的肩膀,他才發
現坐在對面原本偶爾低聲交談著的蓮爸和咪醬,不知道什麼時候也睡了過去。
  clear小心翼翼的替蛇足將耳機取下,連同他的手機一起收好,才挪了個舒服的位置,和蛇足頭倚
著頭一起進入沉眠。

  出了檢票口的四人臉上多少都還帶著一股睡意,clear轉身拉過行李箱的時候瞥見蛇足打了個哈欠,
眼角有些紅紅的。
  「我們先休息一下再去旅館,如何?」咪醬提議道。
  京都車站是個相當新穎的建築,設計和功能也十分現代,裡頭集結了大型百貨、購物商場、餐廳,
甚至還有酒店和娛樂設施。
  四人挑了間咖啡店坐了下來。蓮拿出《東京Walker》邊喝著黑咖啡,邊和攪拌著拿鐵的咪醬討論
書裡的內容,clear和蛇足兩人分別點了卡布奇諾和熱茶,帶有咖啡因的熱飲下肚後精神總算回復了。

  眾人拉著行李上了開往岩倉的巴士,在三條京坂下車後徒步個一分鐘,便到了伊呂波旅館的門口,
他們待在京都的期間都投宿在這裡。將行李抬上階梯進入大廳,女侍早等候在裡頭列隊歡迎。蓮爸向
櫃檯交涉了一會,請人先將他們的行李送到預定的房間內,拿了兩副鑰匙,將其中一把交給了蛇足。
  「離晚餐還有段時間,先去附近晃晃吧?」蓮說著,帶頭步出了旅館門口。
  蛇足伸手想去牽clear,但clear瞄一眼走在前方的蓮爸和跟在他旁邊的咪醬,搖搖頭抽開了殿的
手。
  通往鴨川路上有間賣*今川燒的小舖,下午三點多的時間正是吃小點心的好時機。咪醬要求店家
把外皮烤得稍微焦一點,蛇足也跟著買了一袋,付錢接過後卻直接把整紙袋往clear懷裡送。
  「你不吃?」會長望著袋口冒出的熱騰騰白煙,鼻頭迅速被蒸汽溽濕。
  「嚐嚐味道就好。你的手指不是會冷?」蛇足衝他一笑。
  clear正打算吐槽他嚐嚐味道和手冷不冷兩者毫無關聯,但馬上想到剛剛拒絕對方牽手的舉動,
立馬就明白了蛇足的用意。
  「…我只是不習慣。」會長拿起一個橢圓形的今川燒咬了口,小聲的說。
  其實他們私底下的觸碰很多也很頻繁,但一旦有兩人之外的人在場,clear便總是會推拒蛇足太過
親密的動作。就算他明知道、方才蛇足要牽他的手只是怕他冷著了。
  「嗯,我知道。」回答的人眼底滿是溫柔。
  …會長忍不住心想,今川燒溫熱微甜的口感確實十分美味。

  沿著三条通往西走了一會,鴨川東岸的景色便出現在眼前。風從河面上吹來,帶著冬日特有的寒
意,讓人不禁將脖頸更往圍巾裡縮了縮。
  「剛到的時候還覺得京都不怎麼冷,到了空曠處就覺得這的確是冬天沒錯。」咪醬笑起來,拉緊
大衣領口的動作帶著一份輕鬆自在。
  「氣象預報說這幾天京都的濕度比較低,如果濕氣多一點還下起雪來,那可有得受了。」蓮說。
  「那有什麼不好?京都下起雪來也很有一番風味的吧?我還期待能下雪呢。」咪醬望向蓮笑著回
答。
  鴨川的右岸有近上百家餐飲店鱗次櫛比,沿著河岸往北走到二条大橋,便看見河床上著名的飛石
。秋冬季節河水水面較低,讓飛石從河道中露出來,人們可以直接踩著飛石往返於兩岸。
  clear率先踏上一塊代表棲息在河邊小鳥的千鳥石,隨即邁開步伐在飛石群間跑跳起來。
  「喔喔-」後頭跟上的其他人也在呼聲中跨過河床到了左岸。會長和咪醬大笑起來,輪流扯著蓮
和蛇足來回數次,最後當clear又一次去拉蛇足臂膀,殿笑笑的舉手投降說不玩了,會長卻腳下一滑、
眼看要跌進河裡,蛇足立即伸手穩穩抱好他。
  幾隻鳥兒被他們驚動、噗噗拍著翅膀飛起,接近傍晚的夕陽將兩人身影拉長,投射在波光粼粼的
鴨川上。
  「啊…謝謝。」會長回過神來、掙脫了殿的懷抱。
  「喂-你們兩個!差不多該回去囉!」另一邊蓮和咪醬已經上了岸,遠遠朝他們喊。
  「好的!」clear低著頭越過蛇足身邊往那兩人走去,蛇足仍是看見了他面頰上的紅暈。

  回到旅館的時候大概傍晚六點,正好是晚餐供應的時間。在女侍帶領下來到鋪設榻榻米的食堂坐
定後,以魚類為主的京料理便一一呈現在眼前。
  較粗的煎茶注入每個茶碗八分滿後,最先端上的小吸物是白味噌搭配蘿蔔、香菇和茗荷一同熬煮
的油豆腐湯,對於吹了冷風的四人簡直是難以置信的佳餚。色彩繽紛討喜的先附(前菜)是南瓜豆腐,
包子形狀的雪白豆腐浸泡在熬煮至軟爛的金黃南瓜泥中,上頭還灑上紅色的山椒香料。
  「八寸」是在八寸大的盤子上放的一些精緻小食,有各類的山珍與海味的組合,精緻小巧仿若藝
術品;「向附」和「燒物」的精巧也同樣令人咋舌,前者是鮭魚刺身和點綴著裙帶菜的竹筍,後者是
以酒糟佐紅味噌製成醬料燒烤的鰤魚肉。「冷缽」是清涼的加茂茄子素麵,醬汁香甜的味道充滿口中。
「油物」是用當季蔬菜下鍋炸得酥脆,完整保留了蔬菜鮮甜的原汁原味,「強肴」是清潤肥美的牡蠣。
之後「蓋物」、「沏飯」」(白飯)、「香物」(漬物)、「止椀」(湯)一次上桌,讓人無比滿足。
  「這個是什麼做的?哪裡買得到?」蓮吃到漬物的時候連連讚嘆著美味,還招來侍者詢問。
  「這叫『千枚漬』,是堪稱京都珍品的千層醃菜,主原料是蕪菁、昆布和水菜,只有在冬季的時
候吃得到,我們是向名為『近清』的醃漬食品店購買的。」女侍掩嘴笑著答道,眼角的餘光卻直往蛇
足的身上瞟,蛇足也坦然朝對方友好一笑,女侍卻飛快低頭、紅著臉退下去了。
  這情形引來蓮和咪醬的調侃的眼神與哄笑,而clear原本正品嘗著期待已久的「水物」-白色年糕
外皮裡包著滿滿豆餡的豆餅,見了這情況後卻悻悻然放下只吃了一半的甜食。
  「怎麼了?」蛇足完全沒在意那些四周不斷傳來注目禮的眼神,卻馬上查覺了會長的異樣,「不
好吃嗎?還是覺得太飽想休息一下?」說著將自己那份豆餅原封不動遞到了會長面前。
  「與其吃醋、還是多吃點甜頭比較實際吧?」咪醬語帶笑意的說,明顯意有所指。
  clear無奈笑笑,意識到蛇足關心的目光,仍是將吃剩一半的和蛇足給的豆餅,都配著茶水吃了。

  晚餐結束後聽說稍晚可以到茶室飲茶,但要向櫃檯登記人數,並且告知要喝茗茶或者抹茶。想說
今晚並沒有特別行程的三人都報名了,但因為距離飲茶還有一段時間,便打算先回房間休息。
  蛇足和clear兩人住的是有兩張單人床的雙人房,房間整體是以溫馨淡雅的木頭色系為主,家具是
帶有木紋的淺棕色,深棕色紋樣繁複的織花地毯鋪滿整個地板,最靠近裡頭的牆面是整片的落地窗,
而早先送來的行李好好的安置在角落。
  「床--!」clear開心的大叫一聲立刻撲倒在雪白綿軟的床舖上,蛇足笑著搖頭卻也沒阻止他,
往離門口較遠的床位走去,邊脫下大衣和毛衣邊問他「沖個澡吧?你先洗還是我先洗?」
  「嗯…你先吧。」clear用臉頰蹭著柔軟的冬被,含糊的回答。
  「嗯。」蛇足拿好盥洗用具後進了浴室,很快就傳來了水聲。
  會長還在那裏蹭床,蹭完了又在上頭滾,直到頭髮都亂了才起身。稍稍環顧四周後又對著那些裝
潢家具東摸西碰,才站定在落地窗前向外看。京都的夜色深濃、萬家燈火影影綽綽,町屋屋瓦相連,
遠遠望去像一片廣茅靜謐的大海。
  「我洗好了,換你吧。」clear還兀自沉思的當頭,蛇足已經從浴室裡出來。他轉過身,只見剛沐
浴完的蛇足氣色紅潤,穿了件寬鬆的浴袍,兩手正用毛巾擦著濕髮,髮尾滴下的水珠落在袒露的鎖骨
和胸口前,在柔和的燈光下顆顆晶瑩剔透…
  「…clear?」見他定格般毫無反應,蛇足來到他面前、看著他叫道。
  「…啊,抱歉,我這就去洗!」像是被人打了一下突然清醒過來的clear慌忙轉身,拿了盥洗的東
西便迅速衝進了浴室。
  「……」望著他逃跑一般的背影,蛇足輕輕笑了起來。而衝到浴室反手將門關上的clear兩手捂臉
潮紅的臉,喃喃的說著「居然看呆了…」

  沐浴後在侍女幫忙下換上浴衣的四人來到茶室,隨意挑了位置坐下。在抱著琵琶和吹日本笛的樂
者開始演奏謠曲後,茶會便開始了。
  四人中只有蛇足說怕就寢時睡不著,點了茗茶玉露來喝,其他人都入境隨俗點了宇治抹茶。大夥
興味盎然看著侍者手腕輕鬆的用茶筅在茶碗裡打轉,最後將茶筅在碗裡繞一圈後,移到中間慢慢提升
起來,道地的抹茶就完成了。
  盛裝在漆器裡的茶點是京菓子,包裹在桂葉裡渾圓的菓子配合冬季選用材料,略帶著紅的深棕色
外皮是半透明的,可以瞧見裡頭隱約有著什麼,用木籤切開後就看見中間的餡是白豆餡,並加入甜味
的栗子泥、蜜相混合。京果子的味道很甜,配著雖苦卻香味十足的抹茶極為剛好。
  吃到一半的clear抬眼去瞧蛇足,只見他在寬大的浴衣袖口下露出一節手腕,修長姣好的手指端起
茶杯送到嘴邊,姿態閒適優雅。
  蛇足發現了他的目光,淡淡的「嗯?」了一聲,問他什麼事。
  「…沒有,沒什麼。」將臉轉回來的clear小聲說著,半晌又轉過去看蛇足,問道「玉露茶喝起來
怎麼樣?」
  「嗯…剛入喉稍微有些苦,不過之後是一股寧靜的甘甜…」瞧見clear臉上不明所以的神情,蛇足
問說「你要試試嗎?」
  clear點頭,接過蛇足遞過來的茶杯,輕輕抿了一口。茶水溫潤、苦中帶澀,但一嚥下隨即有一股
難言的清香甘甜浮上,此時殘留在舌間的苦味卻成了回甘的襯托了。
  「…好棒的茶。」平常不怎麼喝茶的clear也感覺得出這是相當好的茶,不由得感嘆著。
 「…好棒的風景。」咪醬的聲音悠悠飄來,帶著一點戲弄「所謂的間接接吻?」
  clear愣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什麼!?我哪有!我們喝的位置也不一樣吧!」
  「意思是你還特別看過喝的位置?」這次是蓮開口。
  「--我沒有!!」clear在雙面夾攻下簡直百口莫辯,一旁的蛇足仍是悠哉的喝自己的茶,完全
沒有幫腔的意思。
  茶會就在些許的喧鬧中愉快地結束了。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